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茶王中国古代女科学家,不让须眉的中国历史女科学家-河师大图书馆李怀亮

admin 全部文章 2017-10-14 143
中国古代女科学家,不让须眉的中国历史女科学家-河师大图书馆李怀亮
中国历史女科学家之嫘祖:养蚕缫丝发明家
嫘祖,一作累祖,中国远古时期人物。为西陵氏之女,轩辕黄帝的元妃。她发明了养蚕,史称嫘祖始蚕。相传嫘祖生于农历三月六日,成年后嫁给轩辕。有一天,她去树林中捡拾柴草,被一张大蜘蛛网蒙住脸。她不知何物,跑到水边一照,像蒙了一层纱,觉得很好看。
她想,如果把纱厚制一些罩在身上,比起穿戴树皮树叶不是又轻松又方便吗?于是,她便开始研究蜘蛛网,后来她又发现了山上的蚕会吐丝,比蜘蛛的丝结实,便把野蚕家养。
但是,养了蚕结出茧子又抽不出丝来,出现了重重的困难。有一次,嫘祖煮水烧饭时,无意之中有几颗茧子掉进了沸汤里,她慌忙捞出,茧子扯起了丝线。嫘祖得到启发,从而发明了缫丝。
黄帝奖赏了嫘祖,赐给桑林,让她教人们养蚕抽丝,织布做衣让人穿,从此翻开了中华民族文明的新史页。后人为纪念嫘祖的功绩,曾在师灵建嫘祖庙,敬奉蚕神之功。
嫘祖作为蚕桑丝绸的伟大发明家,她发现并传播了养蚕缫丝,泽被中华,惠及全球,在中国和世界文明史上都写下了极其光辉灿烂的一笔,因而被后世尊称为“蚕神娘娘”,国人敬祀嫘祖,由祖先崇拜发展为神灵崇拜,由民族共祖演进为人格神。
后人为纪念嫘祖的功绩,曾在师灵建嫘祖庙,敬奉蚕神之功。后来,庙宇不断扩为七进院落,建筑宏大,设计独具匠心,并建立七级浮图一座,巍峨高耸蓝天,四周苍松翠柏,银杏古槐,郁郁苍苍,葱茏茂盛。每年三月三,人们为嫘祖举行七天庙会,唱大戏,祭祖宗,人山人海,热闹非常。如今,嫘祖庙虽早已夷为平地,但遗址尚存。

中国历史女科学家之陈宝光妻子:世界首创纺织提花机
陈宝光妻,女,佚名,传为西汉巨鹿(今河北平乡西南)陈宝光之妻,西汉昭帝、宣帝时织绫艺人,工织绫,传授织法,为提花机织发明者。汉宣帝(公元前73—49年)时曾在大司马霍光家传授蒲桃锦和散花绫的织造技术,她所用的绫锦机有120综120镊,60日成一匹,匹值万钱,反映了西汉时中原地区丝织技术的水平。
丝织业是西汉的重要手工业之一,当时的山东临淄(今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和襄邑(今河南睢县)已设有较大的官营作坊,所生产的产品供皇室使用。西汉元帝时期(前48一前33),汉皇室在山东临淄设服官三所,称三服官,“作工各数干人,一岁费数巨万”都市全能神。
陕西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的东西织室规模也很大,每年花费在五千万钱以上。由于专织精细丝织物,襄邑、和齐(山东临淄)的丝织业特别发达。王充曾说:“齐部世刺绣,恒女无不能。襄邑俗织锦,钝妇无不巧。”因此,西汉末期至东汉初期,丝织手工业已经很发达,能织成精美的织物。
当时山东临淄、河南襄邑两地的织工都在钻研技术,想要发明织花机,以代替手工刺绣。西汉成帝绥和二年(前12)诏书说:“齐三服官织绮绣难成。”这说明当时山东临淄织工在试制织花机,但没有成功。
因此,社会生产的需要,就成为科学技术发展的强大动力。社会一旦有变革技术的需求,则新的生产技术就应运而生。中国织花机的发明,就是生产发展的需要岚县天气预报。
《西京杂记》中记载:“陈宝光妻子发明织花机,并传授织花机织法。”又记陈宝光妻子的“织花机用一百二十镊”,“每织一匹,价值万钱”。在陈宝光妻子以前,劳动人民已经发明了织机,用机械织绸,但比较简单。
陈宝光妻子在纺织实践中对锦绫织机的构造和功能进行了改进和创新,制成了由一百二十镊组成的复杂的锦绫织机冲神吧。“镊”是锦绫织机上用来夹“提花线束”的附属部件,所以陈宝光妻子用的织机是一部提花机。后东汉王逸写有《机妇赋》一文,大致描述了陈妻所造织花机的外观。在明代宋应星所著《天工开物》中,这种提花机被记载到了《乃服篇》中。
提花技术的出现是纺织科学史上的重大进步,而这种先进的纺织技术在西汉末东汉初期,陈宝光妻子就已掌握,并在实践中熟练地使用和推广。她在纺织机上,把织物上的花纹、图案用不同颜色的线,直接编织成如“蒲桃锦”、“散花绫”那样高质量的“锦”和“绫”。
又据《西杂记》记载,汉代有个叫霍光的大官想获取这种优质的“散花绫”和“蒲桃锦”,于是通过自己的老婆,聘请陈宝光妻子到自己家中织了“蒲桃锦”二十四匹、“散花绫”二十五匹。这说明当时提花机的产量已经很高了,进一步印证了西汉时期中原地区丝织技术已达到很高的水平。
中国历史女科学家之义妁:医术高超的西汉女医师
义妁,河东(今山西省复县)人,她是我国正史所载最早的女名医,被誉为“巾帼医家第一人”。义妁因医术高超被召入宫,专为皇太后治病。是中国古代4位(晋代鲍姑、西汉义妁、宋代张小娘子、明代谈允贤)女名医之首。
义妁从小就对药草有兴趣,十几岁就上山采药,捣烂后给乡亲们敷治外伤。平时只要有郎中路过,她总是虚心请教,日积月累,学到了许多医药知识,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后来有一天,外村抬来一个久治不愈的腹胀病人。病人的肚子胀得像一个灌满了气的皮球e领卡盟。外村抬来一个久治不愈的腹胀病人。病人的肚子胀得像一个灌满了气的皮球。
义妁对病人仔细诊断后,取出几根针在他的下腹部和大腿部扎了几针,然后拿出一包自制的药粉撒在病人的肚脐上,同时给病人熬服汤药。三天以后,病人腹胀开始消退,呼吸变得均匀,不久就痊愈了。自此以后,义妁的医名便在方圆百里传开了。
汉武帝的母亲王太后年老多病,汉武帝听人说起义妁医术高超,便派人专程暗访。结果证明义妁不但擅长内科疑难杂症,而且对外科、针灸也颇精通,所用药物只是些山间的草木藤叶,但疗效极好。于是,汉武帝便诏她入宫,封为王太后的特别侍医。
义妁到宫中以后,果然将王太后的病治好了。有一天,王太后问她,你有儿子、兄弟吗?义妁说,只有一个弟弟义纵,但行为不节,不可为官。但是,王太后因为十分喜爱她,仍奏请汉武帝,封义纵为中郎,补为上党郡令。而从《史记》所记来看,义纵其实很有能力,为官后依法办事,不避权贵,深受汉武帝赏识妍惑,但娴于杀戮,被认为是西汉中期以严厉手段打击豪强地主的著名“酷吏”。
中国历史女科学家之张秀姑:世界医学解剖实践第一人
张秀姑生于南朝永武帝永初元年(公元420年),刘宋王朝时期沛郡相县(今安徽淮北市)人,自幼随父学医。后来她与游方郎中唐赐结婚,婚后与丈夫一同行医诊病。她擅长针灸,在民间颇有名望。
450年,由于战乱,沛郡瘟疫盛行,其中突发一种怪病,患者染病时没有异样,但一发病便张口吐出几条毒虫,此时再行诊治已无效,不久后便病死。唐赐、张秀姑夫妇一直想看看患者腹中到底有什么,但无奈当时私自解剖尸体是要坐牢杀头的,遂不得探查茶王。
后来,唐赐自己也不幸染病,他自知命不久矣,临终前再三嘱咐妻子张秀姑,一定要解剖自己的遗体,探求怪病的病因。而张秀姑本通医道又聪慧过人,她估计丈夫的肚子里一定有严重的病变,但却找不到恰当的治疗方法,因此也下定了决心要查出病因。
不久,唐赐病死,张秀姑遵循丈夫遗愿,李允熹亲自持刀,解剖了他的遗体,经过仔细观察,张秀姑发现肺部、肝脏等部位均已腐烂变质(今人推断是类似急性弥漫性腹膜炎致死的病例)梁佩诗,她便把解剖后各脏器的病变情况按一定比例画下来,并标出了名称和病灶迹象。
然而,尽管是唐赐自己留下的遗嘱,但封建社会里讲究“三从四德”,儒家礼教是不允许毁伤、解剖人体的,女子敢对丈夫动刀解剖,无疑是犯了封建社会的大忌林华国,是对封建礼教的挑战。
于是,当地郡、县官府得知此事后立即呈报朝廷。吏部尚书顾觊之认为张秀姑忍心剖夫,大逆不道;唐赐的儿子唐副在旁不加劝阻,犯了忤逆不孝之罪。结果,张秀姑被判刑6年,唐副被处以死刑……
张秀姑的解剖壮举,虽然在当时被否认了,但她却是名副其实的人体解剖第一人,她所做的解剖手术热点书库,距今已有1500多年,比1303年发生在欧洲波罗那由巴托·罗密欧瓦利那所做的中毒死亡者病理解剖还早800多年,而直到16世纪,欧洲外科医生维萨留才创立了科学的解剖学。
中国历史女科学家之鲍姑:针灸名医
鲍姑,名潜光(约公元309—363年)是中国古代4位(晋代鲍姑、西汉义妁、宋代张小娘子、明代谈允贤)女名医之一。她是晋代著名炼丹术家、医家葛洪之妻,本人亦精通灸法,是我国医学史上第一位女灸学家提档函。
鲍姑自幼在父亲的耳熏目染下,对道教的教义十分有兴趣,嫁给了葛洪后,熟读各种古代医学书籍,成为葛洪的得力助手,后来,她还参与了编纂整理葛洪的中医学著作《肘后备急方》,并编写了其中关于针灸法的部分山野悍农。葛洪对针灸研究并不深入,而鲍姑则毕生致力于针灸研究。
鲍氏医术精湛,尤长于灸法,以治赘瘤与赘疣擅名。她因地制宜,就地取材断风贤,以越秀山脚下盛产的红脚艾进行灸治,取得显著疗效。“每赘疣,灸之一炷,当即愈。不独愈病,且兼获美艳。”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施灸家。
据《鲍姑祠记》记载,鲍姑“用越冈天产之艾,以灸人身赘瘤,一灼即消除无有,历年久而所惠多”。除此之外,鲍姑还是最早应用种痘术的医者之一夜食症。她早在一千七百多年前,就采用简便种痘术预防天花,并且记录了天花的病状过程。
葛洪在罗浮山逝世后,鲍姑和弟子黄初平到广州越岗院,一面修道,一面为百姓治病。她继承了丈夫和父亲的医术,加上自己的钻研,医术更加精湛。往往药到病除,人们称她为鲍仙姑。去世后特地在越岗院为她建“鲍姑祠”来纪念她。
不过遗憾的是,鲍姑没有留下什么著作,后人认为,她的灸法经验可能渗入到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该书有针灸医方109条,其中灸方竟占90余条,并对灸法的作用、效果、操作方法、注意事项等都有较全面的论述。
中国历史女科学家之薛涛:改进手工造纸技术的女诗人
薛涛(约768—832年),字洪度,京兆长安(今陕西西安)人,与刘采春、李冶、鱼玄机并称唐代四大女诗人,与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流传至今诗作有90余首,收于《锦江集》。
除了文学写作之外,薛涛还改进了造纸技术。她16岁入乐籍,与韦皋、元稹有过恋情,恋爱期间,薛涛自己制作桃红色小笺用来写诗,她在四川浣花溪边办起造纸作坊,根据前人用黄薜叶染纸的原理,以芙蓉为原料,将其煮烂后加入芙蓉末,制造出一种彩色笺纸。
薛涛还从红花中提取染料,加入胶料配制成涂料涂在纸上,薛涛因此被认为是涂布加工纸的创始人。她所创造的笺纸被称为“薛涛笺”,人们仿制这种红色小八行纸,多用于写情诗情书,表达爱慕思念之意,在当时及后世极为流传。
薛涛井薛涛井旧名玉女津,乃因井傍锦江,源出江泉陈礼燕,又经砂滤过耳。传涛造笺系自此井取水祖莹偷读,无考。然明藩确取此井之水造纸,且以上贡。康熙三年(公元一六六四年)三月,冀应熊始书薛涛井三字,立石碑于井傍。嘉庆十九年(公元一八一四年),四川总督常明奉敕建雷祖庙于井左,布政使方积与王启锟等,因建吟诗楼、浣花亭于井右。
中国历史女科学家之东吴赵夫人:绘制中国第一幅军事地图
赵夫人,即三国吴大帝孙权夫人,河南人。丞相赵达(三国志中则言赵达为方士)妹,其织锦﹑刺绣﹑丝幔被称为“机绝”﹑“针绝”﹑“丝绝”,并称“三绝”,时人谓“吴有三绝,四海无俦其妙”。
孙权坐断东南,时刻未忘扫荡魏蜀一统天下。为此他很需要一幅供作战而用、绘有“山川地势军阵之像”的军事地图。于是,赵达将善画的妹妹举荐进宫,孙权颇能“人尽其才”,便吩咐她绘画“九州五岳之势”图。
赵达妹妹嫣然一笑,对孙权说:“丹青容易褪色,纸质也容易损坏,而且军戎无常,时时观看,更易磨损。贱妾粗通刺绣之技,不如将那三山五岳、五湖四海以及城邑村镇绣于方帛之上,这样既耐磨耐损,又方便携带,岂不更好?”孙权闻言,自然求之不得,他为东吴拥有这样的奇女子而高兴万分,于是把她收为夫人,敬爱有加。因她姓赵,宫中便称她为赵夫人。
等到赵夫人的地图绣成后,惊得文武百官目瞪口呆,“虽棘刺木猴,云梯飞鸢,无过此丽也。”文武百官佩服得五体投地,纷纷向孙权道贺。消息一传开,街谈巷议,时人谓之“针绝”。
而赵夫人不但会刺绣,还会织锦。她十指纤纤,嫩若葱根,却是万分机巧。只见她穿彩丝,引细线,纵横穿插,上下翻飞,不日之间便能织出一幅幅美不胜收的“云龙虬凤之锦”,“大则盈尺,小则方寸”,幅幅精美绝伦,令人不可思议。人们争相传扬,又赞她为“机绝”。
孙权居住在建业(今南京)的昭阳宫中,到了夏天,酷暑难挡,蚊虫烦人,于是挂起丝织的精美紫绡罗帐。赵夫人说:“此不足贵也。”孙权让赵夫人指明意思,赵夫人便答道:“妾想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织出比紫绡罗帐更珍贵的罗帐:放下帐帷则帐内清风自生暑意顿消,从帐里看帐外能清楚无碍,而且帐外列侍者也飘然自凉,有驭风而行的美好享受。”
赵夫人说干就干,她从头上削下一绺长发,再剖成肉眼难见的细丝,然后用出自郁夷国、可以接续弓弩之断弦的神胶粘合,经纬分明地织成片片罗縠,数月之后,终于织成一顶薄比蝉翼轻赛寒烟的“发帐”。
发帐一展,“飘飘如烟气轻动,而房内自凉”。孙权躺在帐里,但觉清风徐来,沁心透肺,惬意至极。这“发帐”舒展开来广纵一丈,收卷起来仅得一握,可纳于枕中,携带极其方便。孙权对此十分爱惜,“常在军旅,每以此幔自随,以为征幕”。消息传开,时人又给赵夫人冠上了“丝绝”的美名。

中国历史女科学家之班昭:精通天文学、数学
班昭,字惠班,东汉安陵人(今陕西省咸阳县人),是班彪的女儿,班固的妹妹。班昭精通数学,汉和帝时奉召入宫,负责教皇后和妃子的天文、数学。公元92年,其兄班固逝世,遗留下了未完成的《汉书》,其中的《文表》、《天文志》等篇就是由班昭亲自完成的。大学问家马融是她的学生,大数学家郑玄也是她的学生。他们都是“博极群书,兼精算术”的著名学者。
班昭的父亲班彪,曾为《史记》续篇。长兄班固,主修《汉书》。次兄班超出使西域。可以说她出生于名门,一家子都是有学问之人。在这样的环境下,自小受到了文化的熏陶。
出身于史学大家,班昭首先是一位女历史学家。司马迁的《史记》只写到了汉武帝时期。班彪作《史记后传》续补了汉武帝以后所缺的部分。班固继承了父志,编写《汉书》。公元92年班固逝世,但是《汉书》中比较关键的天文志和八表都没有完成。最后都是由班昭完成。在封建社会,女子修史,在二十四史之前没有过,后来也未有女子参与过史书的编写。可以说,班昭在中国古代史上“空前绝后”。
撰写《天文志》更有难度。要求作者对天文和数学知识掌握的比较好。班昭精通数学,是皇后的数学、天文等学科的老师,在当时被称为“曹大家(gu)”,因班昭的丈夫姓曹。班昭精通《九章》,当时的儒生用数学学习易经,可见班昭数学才能相当出众。
与其他国家的女数学家相比,班昭一生虽然坎坷,但没有遭受过非人的折磨,而且看起来身前身后一片荣光。她是汉和帝邓皇后的老师,太后为表示感激之情,封班昭之子曹成为关内侯,也算荫及子孙。
中国历史女科学家之黄道婆:元代纺织技术革新家
黄道婆(1245—1330年),又名黄婆或黄母,松江府乌泥泾镇(今上海市徐汇区华泾镇)人。宋末元初著名的棉纺织家、技术改革家。由于传授先进的纺织技术以及推广先进的纺织工具,而受到百姓的敬仰。在清代的时候,被尊为布业的始祖。
黄道婆出身贫苦,少年受封建家庭压迫流落崖州(今海南岛),以道观为家,劳动、生活在黎族姐妹中,并师从黎族人学会运用制棉工具和织崖州被的方法。元代元贞年间(1295—1296)黄道婆重返故乡,在松江府以东的乌泥泾镇,教人制棉,传授和推广“扞(搅车,即轧棉机)、弹(弹棉弓)、纺(纺车)、织(织机)”之具和“错纱配色,综线挈花”等织造技术。
黄道婆所织的被褥巾带,其上折枝团凤棋局字样,粲然若写。而在纺纱工艺上,黄道婆更创造了新式纺车。当时淞江一带使用的都是旧式单锭手摇纺车,功效很低,要三四个人纺纱才能供上一架织布机的需要。
于是黄道婆就跟木工师博一起,经过反复试验,把用于纺麻的脚踏纺车改成三锭棉纺车,使纺纱效率一下子提高了两三倍,而且操作也很省力。因此这种新式纺车很容易被大家接受,在淞江一带很快地推广开来。
由于乌泥泾和松江一带人民迅速掌握了先进的织造技术,一时“乌泥泾被不胫而走,广传于大江南北”。当时的太仓、上海等县都加以仿效。棉纺织品色泽繁多,呈现出空前的盛况。黄道婆去世以后,松江府曾成为全国最大的棉纺织中心,松江布有“衣被天下”的美称。
公元1330年,黄道婆逝世。松江人民感念她的恩德,在顺帝至元二年(1336),为她立祠,岁时享祀。后因战乱,祠被毁。至正二十二年(1362)乡人张守中重建并请王逢作诗纪念。

中国历史女科学家之王贞仪:清代著名算学家、文学家
王贞仪(1768—1797),字德卿,安徽天长人,是清代著名算学家、文学家,著有《西洋筹算增删》一卷、《重订策算证讹》一卷、《象数窥余》四卷、《术算简存》五卷、《筹算易知》一卷。王贞仪撰写的《月食解》一文,精辟地阐述了月食发生、月食和月望以及食分深浅等知识。
王贞仪,字德卿,原籍安徽天长,迁居江宁(今南京),清代学者王锡琛之女,宣化太守王者辅孙女,诸生詹枚妻。十六七岁曾随父宦历楚粤,出塞省视。从蒙古人学骑射,通星象,精历算,工诗文松本大洋,通医理,其诗质朴无华,情感真挚。
王贞仪的成长与她的家庭环境和教育有很大的关系。她家原籍安徽天长市,祖父时迁居金陵(今南京)和吉林。她的祖父王者辅,字惺斋,曾任丰城知县和宣化知府,精通历算,著述甚丰。
王贞仪家藏书丰富,据说有七十五橱,这些书籍对王贞仪的成长有很大影响。王贞仪的父亲王锡琛,生活坎坷,屡试不第,但他精通医学,以行医为业,在他的影响下,王贞仪也精通医学。
但是,对王贞仪的成长,特别是对王贞仪在科学研究方面影响最大的还是她的祖父。王贞仪在《敬书先大父惺斋公读书记事后》一文中说:“贞仪幼侍大父惺斋公,公细训以诸算法。即长,学历算,复读家藏诸历算善本十余种,潜心稽究十余年。”
王贞仪对探索宇宙星辰的奥秘有着相当浓厚的兴趣。她不仅阅读中外天文著作,还长年坚持夜观天家,日算星辰,日积月累,取得了丰富的理论知识和第一个天文数据资料。尤其她积极宣传阐述哥白尼的“日心说”,这在当时是很可贵的。
从王贞仪遗留下来的著作可以看出,她是一位从事天文和筹算研究的女数学家。17世纪初叶,英国数学家纳皮尔发明了一种算筹计算法,明末介绍到我国,也称为“筹算”。清代著名数学家梅文鼎、戴震等人曾加以研究。戴震称其为“策算”。王贞仪也从事研究由西洋传入我国的这种筹算,并且写了三卷书向国人介绍西洋筹算。她在著作中对西洋筹算进行增补讲解,使之简易明了。
不过,王贞仪介绍的纳皮尔算筹乘除法,当时的读者认为容易了解,但与当时我国的乘除法筹算的方法相比,显得较繁杂,因此,数学家们没有使用西洋筹算,一直使用中国筹算法。今天的读者把中外筹算乘除法视为老古董,采用的是由外国传入的笔算四则运算,这种笔算于1903年才开始被使用,故我国与世界接轨使用笔算的历史只有100多年。
另外,王贞仪在《地圆论》中说,地上的人都以自己居住的地方为正中,因此远看别的地方都是斜立的。似乎都该倾倒,实际都不倒,难道不是因为各地的人头上都是天,脚下都是地吗?这就是说,人们生活的地球,处于四周都是天空的空间之中,对宇宙空间来说,任何地方的人头上都是天,脚下都是地。王贞仪正确地认为,在广阔无垠的宇宙空间中,没有上、下、侧、正的严格区别。这是一个很可贵的认识。
王贞仪29岁的短暂一生,做了大量的科学工作。她精通地理、数学、医学和诗文绘画,也懂得气象。当然,王贞仪最有造诣的还是天文学。她把自己研究天文学的成绩写成不少著作,据传共有64卷之多,可惜如今我们只能读到很少一部分了。
内容来源:第一星座网